试着画了结识贺图,我很喜欢这样的你

【Reason./理智.】

•师生AU


•喝假酒,开·小·车,注意。


Isak Valtersen第一次以教师身份出现在高三教室,尽管处于实习期间。


放眼望去,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。四下鸦雀无声,只有他身陷慌乱的泥潭中。他的大脑短路快要失灵了,即使他正在努力掩饰。


给自己十秒,找三个动词,从未完成过去时到虚拟时的动词变位在脑中全部列出来。


“一个绅士该如何应对此等情况?”面前有人故意朝他比唇语,拿捏自如的暗讽一目了然。作为教师,Valterson控制好分寸,决定暂时不予理会。


“大概在宇宙出现的三十万年后,光线才得以自由流通。理论上,...

【 Some Boys Don't Leave./请慢些离开.】



•部分借鉴卷老师的短片《Some boys don't leave》

•一丁点私设,例如Isak没有室友

1.

这次又仅是他一个人待在家中。

他背靠墙上,室内摆放整洁,根本不用擦地,因为他几乎把每一个角落都坐了一遍。比起上衣,他貌似更需要几条耐脏的裤子。

想到这里,Even拿过叼在嘴里的铅笔,在横条纹记事簿上仔细写下:

“some pairs of.....TROUSERS.”

他打算等Isak放学回来以后把这张纸撕下来交给他,就像平时做的那样。不出意外,他明天回家时就能捎回一条HM的慢跑裤,看都不看地放在Even头上。

Even Bech Næsheim已经习惯了无休无止的等待,从早到晚。地板...

【To Gabrielle. /致加百列.】



“Fuck.”

Isak短促地咬了一下嘴唇,轻轻发出这个音节。虽然不容易发现,嘴角的弧度还是出卖了他的孩童心理,“不玩了,我想先休息一下,混蛋。”

他想想不太好,硬是把最后两个迫至喉口的字咽了下去。

现在这个不擅长水下屏气的男孩终于知道,为什么Linn一和Even打游戏就嚷着要睡觉了。很好解释,这家伙天生是电玩界的一把好手,和他打FIFA只有两种结果,不是赢得不爽,就是输得惨烈。

很悲哀,第二种情况多一些。Isak不会说出是因为他喜欢看Even摇着手柄的表情,从而精神恍惚忘记手上的操作。他知道他喜欢在射门前一瞬间用舌尖抵住上颚,再弹开,发出一种近似“啧”的声音,然后抬一下眉毛朝Isak弯着...

© Doppelganger | Powered by LOFTER